位置:首页 > 汽车保险 >

英特尔前首席执行官谈电池动力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05 16

去年夏天,当油价高达每加仑4美元时,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寻找为轿车和卡车提供动力的替代能源显然成了迫切需要。但自从油价下跌以来,对新能源技术的追求已被这个国家发生的其他经济灾难挤到了一边。这个错误可能会让美国付出沉重代价——尤其是如果经济萧条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段快速增长时期。

经济增长需要能源。当世界经济开始重新崛起时,所有国家,尤其是中国和美国,都会对有限的石油和天然气供给展开争夺。如果我们有能力利用各种不同的能源为交通工具提供动力,那么我们将取得竞争优势。另外,我们在面对威胁时也能具备一定的韧性。威胁确实存在。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,俄罗斯派遣坦克进入富产石油的格鲁吉亚,一艘油轮在索马里海岸被劫持。另外,气候变化也要求我们利用可再生的新型能源。电力也是关键。

内燃机的功力和效率是汽车工业发展的核心问题。由此推论,未来电池将成为汽车制造商手中的竞争优势。谁的电池能支持更长的行驶里程,充电时间更短,那么它就能胜出对手一筹。然而,这对美国汽车制造商来说并不是个好兆头。电池技术曾是消费电子产品生产商的领地,但在几十年前美国就丢失了这一产业,而现在我们必须让这项技术重归美国,并迅速行动拯救汽车工业。

如果我们对自己的汽车工业毫不在意,那么我们可以任由丰田(Toyota)或本田汽车公司(Honda)为我们制造电动汽车,而让LG或松下公司(Panasonic)生产汽车电池。但如果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面临石油供给中断,会怎么样呢?为了能让美国的轿车和卡车继续上路,我们需要采取一些不同寻常的办法,而且要快。

发展国内汽车电池业,应该成为公司和美国政府的重心。微处理器的早期发展模式,也许可以为新建电池业提供借鉴。芯片业的历史是私有行业战胜技术困难的过程,同时又有政府的支持。1947年,由政府准许成立的垄断企业贝尔实验室(Bell Labs)的科学家们发明了晶体管,它最后成了集成电路和微处理器的重要组成元素。贝尔实验室将这项技术授权给了全行业的企业。

作为第一步,能源部长朱棣文应该组织一个行业委员会——就像二战时期的战时生产委员会(World War II Production Board)——并且用备战的态度来管理。他可以让国家工程学院(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)和国家科学基金会(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)推荐技术手段,也可以利用国家实验室(National Labs)进行研发工作。

然而,关键性的局限之处在于电池量产。要为美国汽车提供足够的电池供给,需耗资数十亿美元,以扩大产能。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政府所有的铸造机构,在电力和电池行业达到临界规模前,先由它提供最初的几百万个电池。随后,这家机构将生产技术授权给私有企业,退出业务。

当政府扶持美国芯片企业时,这个行业发展顺利。当其他行业都从美国撤走时,它坚持了下来,并且现在仍是全球领先者。我们也能为汽车业做同样的事。我们必须做到。

(作者:安迪•格鲁夫(Andy Grove),英特尔公司(Intel)联合创始人及前首席执行官,目前执教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。译者:陈晔)